這篇文章想要談談最近很紅的 APP ,Sarahah ,的資安與社會問題。

類比論證是很方便的思考方式:我們用具體物件或熟悉對象來代表較不熟悉的內容,藉此進行思考,最後得出結論。透過類比,我們好像可以更容易相信這結論——然而,我們怎麼知道這是真實的靈感而非錯覺?

很多人喜歡做類比。但事實上,我認為類比論證是真正難以掌握的論證方式。而且,許多熱愛類比論證的人並沒意識到這點,只是在賣弄取巧。

本文首先發佈於鳴人堂沃草烙哲學專欄。

「典範轉移」聽起來很帥,但那就像是在踩油門的時候跟人說這叫「渦輪超噴射」一樣。當你覺得你見證了典範轉移,你得小心,因為至少有兩個可能性:(1) 你真的見證了典範轉移、 (2) 你只是中二病發作。

本文首次刊登於鳴人堂烙哲學專欄

克蘇魯神話(Cthulhu Mythos)是小說家洛夫克拉夫特(Howard Phillips Lovecraft,1890年8月20日至???,據說還活著)創造的神話世界觀的總稱,你或許從來沒聽過克蘇魯神話,但其實它深深地影響了我們這時代。異形、魔獸世界、大萌神長門有希、觸手 play 等,都有克蘇魯神話的影子。以克蘇魯神話為題材的遊戲也不少,例如渾沌元素(chaosium)出版的角色扮演遊戲《克蘇魯的呼喚》(Call of Cthulhu, TRPG 里山咖啡社無限期召募團員中)。甚至有一種恐怖風格,就叫「洛夫克拉夫特式恐怖」。

本文首次刊登於01哲學

我們經常會探討一個嚴肅且深刻的、圍繞著反悔、權力與合意的議題。它關懷像這樣的問題:性交的合意是能反悔的嗎?

表面上來看,這問題好像不值一提。因為我們一天到晚不都在反悔嗎?我看到《黑暗靈魂三》在特價於是買了,死了兩百次後就反悔了。我跟人說好明天要請她看電影,發現她有男朋友以後我就反悔了。反悔是很常見的事情,究竟有什麼好討論的?

本文首次刊登於鳴人堂烙哲學專欄

月初一名陳姓模特兒於臺北市南港萬象大樓地下室被姦殺。另一位梁姓女模因被警方懷疑是本案凶手之一遭到羈押,隨後提出不在場證明而獲釋。

媒體說,梁女被羈押,是因為男子程宇坦承犯案,但主謀為梁女。我們至今不明白媒體如何取得這些資訊,士林地檢署為此正展開分案進行調查。調查什麼?調查是誰破壞司法「偵查不公開」原則,將這些偵查過程洩密給媒體。

這樁案外案之所以值得注意,是因為在犯案指控傳出後,超過 20000 名網友在梁的臉書頁面各種漫罵,而在「逆轉」後,這些人又在3月6日趕緊刪去自己的留言。除了這種騷擾外,如果他們還沒刪掉的話,在新聞下方、在 PTT 也能看到各種漫罵留言。但群眾很清楚,之所以人們、自己會被誤導,媒體傳達的訊息需要負很大的責任。

在媒體與網民的互相責怪之中,眼看著這樣的案件又要如往常所有的「媒體未審,網民先判」的事件一般,成為一樁媒體網民合演的八點檔日常,而逐漸被淡忘。

我想抓住這個案外案,討論以下問題:

  1. 在這過程之中,媒體做了什麼?
  2. 灌爆嫌疑人臉書,能實現怎樣的正義?
  3. 如果真的在意正義,應該關注什麼?

本文首次刊登於鳴人堂烙哲學專欄

近日,谷阿莫的「X分鐘看完電影系列」被片商告了,片商認為,谷阿莫讓他們損失了百萬票房收入。谷阿莫很不服氣,拍了一個影片自清,他主張自己所為是合理使用,是法規有問題,雖然最近才修法,但還是跟不上網路發展。

什麼是「合理使用」?合理使用是一種相對於著作權的權利,在合理使用下,我們可以在版權人未授權、不知情,甚至知情並覺得超幹的情況下,利用這些原創作品進行任何類型的再利用。

無論你將它看成消極限制還是積極權利,合理使用都是一種有條件的權利,一種可以不鳥著作權的權利。然而,它的本質是什麼?為什麼可以有這種權利?這得從著作權說起。

本文首次刊登於01哲學

清明祭祖與掃墓的過程中,總少不了「燒紙錢」的儀式。事實上,舉凡各種祭祀、陪葬、祈福等場合,焚燒紙錢一類的象徵物往往被看作重要的環節。

到了當代,它卻面對了很大的挑戰:有人認為它既不環保,對於生活而言也並不必要。不過,當環保者主張「因此我們應該禁止燒紙錢」時,傳統民俗的支持者卻嚴正反對:我們應該回頭檢視並尊重這些習俗的淵源與功能。

我們該如何看待這個傳統與現代觀念的衝突呢?我的立場是:就算此儀式必須被尊重,只要它對環境影響過大,我們就有理由要求改善。對於民俗支持者的質疑,我也會試圖說明如何避免他們所擔心的事。

在將近清明的日子,我想與各位好好地討論這個問題。

本文首次刊登於01哲學

笑話是我們生活中的重要元素,無論是聽笑話還是說笑話。聽笑話能讓我們放鬆身心,而說笑話有時候還能夠讓我們度過人生的難關。富有幽默感地生活著,不管是對自己還是對他人,都是一件令人舒坦的事情。

但是,笑話往往過猶不及,有些時候你的笑話會被理解成嘲笑,你的幽默感會被當成缺乏同情。笑話有恰當或不恰當的問題,其中有一種特別容易在公共討論上看到的,是歧視問題。

英文演講:村上春樹(Haruki Murakami)

翻譯:洪偉

今天,我以一名公認的謊言製造者,一名小說家,的身份來到耶路撒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