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遊戲主持人(GM)安排場景,提供玩家角色參與故事的框架。然而場景內要多緊湊?過場如何安排?場景如何定位?如何處理角色的即興行動?如何讓玩家融入場景?

我將這些問題稱為「控場問題」。

控場,是一種綜合技巧,用來讓遊戲順利前進,讓節奏緊弛有度。好的控場不僅讓玩家保持興味、讓故事順利推進,同時還能為遊戲加料,並為故事增添印象深刻的記憶點。

控場到底該怎麼做?要注意什麼?

閱讀全文 »

不管是公民討論還是日常吵架,「沒有邏輯」都是嚴重的指責,這代表「符合邏輯」是論述活動的重要價值,就像「發揮運動家精神」是體育活動的重要價值。

因此我們需要邏輯。邏輯學告訴我們,談論活動中具有怎樣的邏輯,能幫助我們了解彼此,並且區分言論的品質。

問題在於,邏輯學看起來很難。有人談三段論(有人則是不懂三段論還要談三段論),有人談形式邏輯,還有更多,看起來都滿難的。就算邏輯是論述活動的重要價值,哲學系以外的普通人有辦法了解這種東西嗎?我們需要知道多少才夠?

閱讀全文 »

最近《關鍵評論網》上刊登了一篇談典範轉移(paradigm shift)的文章,節錄了柯維(Stephen Covey)的《與成功有約:高效能人士的七個習慣》。「與成功有約」是一本勵志書,主要的宗旨看起來像是「透過一些習慣的轉變,能讓我們更容易成功」。

在《關鍵評論網》的書摘裡,在介紹了科學哲學家孔恩(Thomas Kuhn)在《科學革命的結構(The Structure of Scientific Revolution)》裡提出的「典範轉移」概念之後,柯維分享了自己的「一次小小的典範轉移經驗」,故事大致如下:

柯維在紐約搭地下鐵,大家都很平靜安祥,直到一個爸爸帶了幾個小孩上車。小孩超級吵、搶走其他乘客的報紙。爸爸完全不管。

柯維忍無可忍,有禮貌地說:「先生,你的孩子打擾了不少乘客,可否請你管管他們?」那人抬起頭,呆滯地輕聲說:「是,我想我該管管他們。我們剛從醫院回來,孩子的媽一小時前才剛過世,我已經六神無主,孩子們大概也不知該如何是好。」

瞬間,柯維的典範轉移了。柯維的想法、感覺與行為也隨之一變。變得更客氣,甚至願意對他釋出關懷。

好。

這個故事可能很棒,不過這不是典範轉移。

閱讀全文 »

卡謬(Albert Camus, 1913-1960)的《薛西弗斯的神話》是一本以荒謬為主題的論文,更精確地說,他發展了一個以荒謬為主軸的存在主義哲學思想。即便卡謬不見得自我認同為存在主義者。

存在主義(Existentialism)是一個從19世紀中發源並盛行到二戰之後的社會思潮,存在主義哲學家關注生命意義的問題:「人該如何存在?」我曾經在〈肛門,護家盟,存在主義〉中探討過這種思潮的核心議題,順便罵罵護家盟。

卡謬關注生命意義的問題,但他認為存在主義者過於樂觀,居然企圖在根本荒謬的生命中尋找「超越荒謬的東西」。他將這叫作「哲學上的自殺」。本文將帶讀者初步理解《薛西弗斯的神話》中所提到的荒謬。

閱讀全文 »

郝廣才在金鼎獎公開發言,認為人在台北車站大廳席地而坐,顯示了因為不讀書而導致的教養問題。他認為,這就像廁所排不到就在大廳大便一樣——不管是哪本書讓他覺得這類比恰當,我希望那本書離我的孩子遠一點。當柯文哲發現建中生不用掃廁所,也批評說這違反教育宗旨。

黃益中同意郝廣才「讀書才能更有教養」的見解,並以「金錢買不到掃廁所教育」的論點來支持「學生的廁所就該自己掃」,他認為這些勞動蘊含了重要的教養與道理。

教育者似乎常提出這種格式的理論:學生必須額外做X、思考X、背誦X(擦窗戶、掃廁所、讀文言文、愛校服務、多讀書等),因為這會提供某種教養。教養是個好東西,最好人人都有——但到底什麼是教養?我們怎麼知道教養不是在鞏固社會階級、製造免費勞動力?怎麼知道沒有浪費學生的時間?

本文將從這裡開始逐步分析教養的內涵,並說明該如何看待「教養教育」這回事。

閱讀全文 »

每到週日的晚上,你倒在電腦前、被窩裡、沙發上,等待週一。到了那時,你必須勞動,去做那些你並不那麼喜歡的事情。有什麼比這更苦悶的時刻嗎?

我們一週犧牲40小時的自由,只是為了生活。不只是為了存活,也為了享用我們值得的自由:旅遊與吃美食、來瓶好酒抽抽水菸、看《波希米亞狂想曲》、花點時間參與政治活動。

當我們勞動,我們得到金錢作為報酬,同時為社會生產出更多產品。在人們的勞動下,金錢可以換取的產品變得更豐富,我們的生活更便利與富足。

我們所在的社會,至少是一個這樣的經濟共同體。但還不只如此。

閱讀全文 »

克蘇魯神話(Cthulhu Mythos)是小說家洛夫克拉夫特(Howard Phillips Lovecraft,1890年8月20日至???,據說還活著)創造的神話世界觀的總稱,你或許從來沒聽過克蘇魯神話,但其實它深深地影響了我們這時代。異形、魔獸世界、大萌神長門有希、觸手 play 等,都有克蘇魯神話的影子。以克蘇魯神話為題材的遊戲也不少,例如渾沌元素(chaosium)出版的角色扮演遊戲《克蘇魯的呼喚》(Call of Cthulhu)。甚至有一種恐怖風格,就叫「洛夫克拉夫特式恐怖」。

閱讀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