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六、如何理解機制?

我們已經說明了虛構敘事是怎樣的對話模式,並且說明了該經營怎樣的對話心態,來讓故事栩栩如生、有趣緊湊。技術的部分我們先省略不談,但放心,我們以後會回來補充遊戲技術。

接著我們談 機制

為什麼我們需要機制?一個常見的理由是:幫助我們決定故事發展。但為什麼我們不自己決定呢?為什麼我們不交由 GM 決定?為什麼需要擲骰?這系列的問題,決定了 GM 引入機制的時機。所謂引入機制,就是在虛構敘事上建立一個程序,通常這會包括賭博(擲骰)程序,我們以該程序來決定虛構敘事的發展。

引入機制的同時,一個新的對話模式就被啟動。當機制啟動,我們就不是在進行虛構敘事,而是在談論虛構敘事:我們在說,譬如,你的骰子擲出的失敗意味著「行動失敗」。「行動失敗」在這裡是虛構敘事的指導、是屬於機制的語言,等到我們再次回到虛構敘事,我們才會敘述(符合行動失敗的)故事的發展。當我們透過機制決定了故事該如何發展,我們的機制對話便會關閉,然後我們再次回到虛構敘事中。

機制使用一套不同虛構敘事的語言,包括屬性值、技能、骰子、擲骰結果等。也因此,在虛構敘事中讓角色說出「我還蠻擅長聆聽的」——要是這個聆聽指的是機制上的「聆聽」技能,這就因為對話模式的錯亂而是不妥當的。

當然,讓角色依據機制上的好處行動是沒問題的,但如果這個角色在考慮行動的出發點全然是機制上的、在虛構敘事卻無法翻譯與合理化,那依然會因為對話模式錯亂而是不妥當的。譬如:(狀況十分危急)因為怕掉 San 而不將眼睛張開、為了讓角色使用某技能而做出不合常理的敘事、提醒因為瘋狂而有潛在副作用的人「你剛剛發瘋了,等一下還可能看到幻覺」等。

機制是輔助我們進行虛構敘事的方式之一,它不該獨立成為虛構敘事推動的動力。也就是說,當我們援引機制,並不是因為這樣比較有趣或妥當(所以,和虛構敘事不一樣),也不是因為「規則書或劇本這樣寫」。

首先,賭博機制援引的時機,必須是我們對虛構敘事提問的時機(「這場戰鬥誰會勝利」、「這個行動是否成功」)。接著,我們選擇以「隨機性」來回答這個問題。問題在於,我們什麼時候要將隨機性帶進遊戲來?以下是一些好時機:

  1. 當你希望這故事有其他可能進展的時候;
  2. 當你認為失敗和成功的結果都不奇怪的時候;
  3. 當你認為這行動的結果,能被其他人或神話實體的行動干擾或影響的時候;
  4. 當你認為有隨機因素是決定性的時候,也就是,沒辦法用虛構敘事合理推出行動結果的時候(「掃具間有幾個拖把?」)。

你會注意到,我們是用虛構敘事來判斷要不要引入機制的。以下是一些不好的時機:

  1. 當你懶得決定的時候(擲骰不是不做選擇,要知道我們為什麼要選擇擲骰:擲骰是你的選擇);
  2. 當你和玩家的目的和期待相同,並且沒有明顯的威脅存在的時候(避免沒意義的擲骰);
  3. 當你想假裝這裡有劇情分歧,但其實沒有的時候(避免假擲骰);
  4. 你對於成功或失敗的結果,有其中一種會讓你覺得尷尬的時候(避免讓自己困擾的擲骰)。

當你要求擲骰,就是在援引機制,當玩家拿起骰子、並擲下,他必須知道自己在幹嘛。對於新手玩家來說,他至少需要意識到擲骰對虛構敘事而言的意義,對於更老練的玩家,他可能知道更多:知道難度如何調整、知道獎勵骰和懲罰骰何時會被加入、知道你援引機制的理由是什麼,甚至知道你的援引來自那些規則。

玩家需要知道自己在幹嘛,因為他們必須同意以該機制來回答對虛構敘事的提問,才丟下骰子。一旦丟下骰子,他們便不能反悔,因此他們有權利知道自己在如何地決定了什麼。因為這樣,我們的機制對話也包含了團隊對機制的討論。討論的面向包括:

  1. 你被要求說明援引的規則細節(對於新手玩家,你應該主動說明);
  2. 讓玩家對賭局後果進行簡單確認;
  3. 機制與虛構敘事的對應關係(在這裡為什麼是使用說服技能?為什麼需要 San 檢定?);
  4. 玩家提出其他對機制的建議,你考慮要不要接受(但我們不跳過機制!告訴玩家「沒有絕對安全的做法」。如果玩家不願擲骰,他的行動自動失敗);
  5. 進入機制前,讓玩家補充一些敘事以讓他更有利。

在機制對話中,你需要釐清玩家對機制的問題,並且為你的判決提供公正合理的解釋。誠然,你是規則的仲裁者,因此最終是你說了算。但這不代表你可以經常訴諸權威。為什麼?因為訴諸權威意味著你拿玩家對你的信任當作代價,幾次下來,你會破壞玩家和你的互信關係。

給出公正的解釋也意味著你在機制上是誠實的,你不會偏袒你偏好的答案,也不會故意援引對玩家不利的規則。你可以故意援引對玩家有利的規則,來讓玩家有更輕鬆的體驗,但這也不是必須的。一個嚴苛的遊戲並不會讓玩家痛恨它,但機制很爛的遊戲會。

當你們在進行機制的對話時,劇本上的規則要求都不是必須的,你應該按照狀況來調整出最合理公正的賭局。有些時候,規則書上的規則都可能不是必須的(譬如,你們所有人都忘了規則的時候),與其花費十五分鐘去翻出那條規則,還不如現場和玩家一起簡單制定一個,然後在遊戲結束後再去查規則書上的建議是什麼。

總結來說,這個章節有這些重點:

  • 引入機制,就是引入隨機性和賭局,目的是為了回答我們對虛構敘事的提問。
  • 引入機制的時機由你決定。告訴玩家:沒有絕對安全的做法。
  • 當玩家擲骰前,先決條件是他們都同意這個賭局。確定他們知道自己在幹嘛。
  • 如果你們討論機制,盡量給出合理公正的判決。

但當然,冗長的機制對話將大大影響遊戲的節奏,甚至破壞遊戲的氛圍。我們有沒有什麼好辦法盡量不讓機制干擾我們的遊戲?下一篇,讓我們來談這個問題。

下一篇:經營良好的機制對話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請不吝用實際行動支持我:

歡迎關注我的其它發布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