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五、順利進行虛構敘事(2):場景發展

在良好的 虛構敘事 對話中,你好好地回應了玩家說的話,而玩家也好好地回應了你的。「好好地回應」是什麼意思?一部分來說,是我們上一篇所說的,回應了彼此的故事意圖。但另一部分,則是我們目前還陌生的:回應了彼此在場景發展上的意圖,對於守密人來說,也就是,回應了玩家的行動目的。

角色的行動目的和玩家的發問息息相關。如果玩家的發問開始變得瑣碎,你該考慮「先不要回答問題」,先發問「這問題的答案有什麼意義?」你不打算猜玩家的意圖,也不想給你自己都不知道意義的答案。

同樣的道理,如果玩家角色的行動變得無法理解、或採取的人際互動在你看來不太妥當,你該考慮「先不要回應他」,先發問「你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你是在嘗試激怒他嗎?」代表你正在為「如何回應」找到更踏實的基礎。

「目的先行」是遊戲的轉向,我們不再機械性地透過沙盒和機制來讓故事運轉,也不再由 GM 單方面地詮釋常識世界。所有玩家都有資格、也應該加入對世界的詮釋。這是我一直以來強調的:虛構敘事的依據是故事是否妥當、對彼此的詮釋的尊重,很自然的,這也代表所有人都能對「何謂世界的真實」與「什麼是我們的常識」有所貢獻。

場景由一個又一個脈絡緊密的對話堆疊起來,這樣的結構提供了對話的動力,也提供了對話彼此關聯的方式。關注說話的目的,幫助我們決定該如何回應對方。(而不是「讀空氣」,不要強調讀空氣。)透過溝通和彼此尊重,我們來跟上彼此的想法,停止單方面的場景算計,甚至人際算計。也因此,我們不會在玩家扮演完後,在 GM 已經意識到事情有點奇怪的時候,直接讓世界反應「他的表現很奇怪」這件事。這是一個壞習慣:GM 將自己當成故事的唯一詮釋者,並且絲毫不考慮玩家的目的和意圖,也不考慮可能「誤會已經發生」的事實。

場景是一個局部的對話框架,它決定了虛構敘事的範圍,包括時間、空間、氛圍、物件、參與者、潛在威脅等。場景必須明確,才能協助你與玩家進行接下來的良好對話。這是重要的遊戲技術,我們會在第 x 章更詳細地說明該如何良好地導入場景。在這裡我們先講一個重要的問題:切入場景。

要考慮如何切入場景,你除了需要了解玩家的目的,還需要混入你的目的。以下是實際進行起來的例子:

首先,你知道玩家的行動目的,譬如「想要找關於野獸出沒的新聞,因此前去大英博物館圖書館一趟」。

接著,你決定要切到場景的哪裡。你知道,大英博物館不會有什麼有意思的遭遇。因此,你描述大英博物館的外觀、並透過細節來呈現歷史感,然後一路地讓玩家進入到調查的正題:玩家坐在堆滿書的個人研究桌上,一步步抽絲剝繭地得到謎團的進一步線索。

或者,你認為事實上也沒有必要描述圖書館的外觀(譬如,角色已經來過好幾次了),那就直接切到他如何翻到情報與手邊資料,也未嘗不可。因為你的故事意圖,不包含要讓故事變得瑣碎無趣。

或者,你預想到這裡有個有意思的遭遇,譬如你可能心想「如果讓玩家在這裡遇到同樣來查書的邪教徒成員,讓他們有些針鋒相對,好像有點有趣」。那你就改為切到:玩家角色和這名 NPC 恰巧地拿到同一本書。(同樣,你也可以這樣考慮何時切出場景。)

如果我們明白自己在這裡該做的事,我們就能理解,玩家的行動目的為什麼重要。一個緊湊有趣的故事,有趣地運鏡是重要的。因此,省略並總結非必要場景、切入重要場景並讓玩家明白如何互動、場景的「切入模式」的決定、何時切出場景,是重要的。清楚玩家的目的,能讓我們知道哪些是可以省略的、哪些是應該強調的。因此,清楚玩家的目的,對於守密人便是重要的。了解目的是遊戲經營的第一步,這會決定你要以怎樣的技術來完成它(還記得我們曾經區分過這個嗎)。

要怎麼知道玩家讓角色行動時,玩家的目的是什麼?有時候,這是一目了然的,譬如當角色想要撬鎖、或是明確地對 NPC 提出要求的時候,但很多時候並不清楚,譬如當角色表現得親善、或是開始進行意義不明的發問的時候。記得,我們應該時時意識到玩家的目的,所以如果你搞不清楚,你大可直接問:「你的目的是什麼?」

因此我們不猜玩家意圖、不認為自己該一五一十地回應玩家的問題、不在玩家行動目的還不清楚的情況下就處理後續、也不在已經覺得奇怪的時候讓對話繼續下去(不要「含水傳話」)。先弄清楚,我們再來繼續下去,才能建立良好的虛構敘事模式。

接著,我們來談機制。

下一篇:六、如何理解機制?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請不吝用實際行動支持我:

歡迎關注我的其它發布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