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 CoC 的情報管理:範例篇

談 CoC 的情報管理:範例篇

四月 15, 2020

在〈CoC 的情報管理〉一文中,我提到了關於情報管理的理論。

有人反應文章難懂,也有人表示,裡面的原則不明白如何操作。而我同意,抽象的、建立在遊戲普遍經驗上的論述,並不容易讓人理解,這應該是事實。

因此,在這篇文章裡,我打算試著用具體的範例來說明理論的意涵和應用。

軌道

首先,先假設我們要規劃一系列的線性場景(而不是開放性場景):也就是說,每個場景之間的先後順序是固定的。

假設我們有四個需要銜接的場景:

  • 醫院病房
  • 醫護站
  • 基督教會
  • 停屍間

假設我們的調查員都是官方人員,他們有義務偵破這個案件。

我建議,當我們在規劃團務的時候,可以先試著建立這個軌道,並考慮如何銜接。並不是為了強硬推進遊戲,而是確保:在玩家不明白該如何前進的時候,我們至少有一條能逐步進行的軌道。

在這篇文章中,我以第一個場景來拆解情報管理的進行。

場景架構

第一個場景是案發現場,我這樣打算:我希望讓玩家感到怪異,但又不致於過於害怕。我透過這樣的想法來定位調查員。具體來說,我希望:直到真正可怕的神話被徹底揭露出來前,讓玩家總是有理由,可以說服自己還在偵辦一般案件

在我心中,有這樣的相關事實:

  • 基本情報:威爾.湯普森在 1925 年 3 月 6 日上午 5 點左右,在州立醫院的病房,心跳停止。醫生宣判死亡後,開始進行死後的作業。
  • 基本情報:6 點 30 分左右,傑克森牧師來到醫院,打算為死者進行禱告,但發現本來應該在病床上的湯普森不見了。
  • 明顯的推進:調查員肯定會想要去問問相關醫院人員。如果這樣,將他們導去醫護站,也讓他們有機會知道可以去找牧師。
  • 神話:隱藏在醫院中的幾名還未完全轉化的食屍鬼偷走了屍體,將屍體藏在停屍間最深處的倒塌的牆的後面。牧師知道一些真相,他的神話經歷讓他嚇壞了。

我打算這樣規劃場景基本情報在場景中,要早點交給玩家。明顯的推進要試著最後才交給玩家。並且在過程中,不斷地釋出怪異訊息。

神話則無論如何都不能完整交給玩家,它必須以誤導、隱晦的方式被交代出來。這是為了不要過度揭露

場景進行

假設我們已經進行過導入了,老樣子:局長叫來了一名警探、一名鑑識官,稍微講了案件的一些初步情報,一腳就把他們踢去了案發現場。

我們可以這樣開始進行第一個場景。「對著角色說話」(而不是對玩家),這種切入方式可以很快地讓玩家進入狀況:

調查員們,你們來到這間具有歷史感的醫院,來到二樓的一間破舊的多人病房。醫院的院長,狄金森先生指著一張有些骯髒的病床,對你們說,「就在那裡,他就是在那裡不見的。」

接著,我們開始跑場景。在開始前,我有幾個內心的原則:

  • 首先,情報必須在玩家角色和環境或角色主動互動時給出。
  • 其次,我需要注意我的語言,協助玩家想像他們的角色真的像是官方的專業人士。
  • 其三,這是一個調查場景,我希望節奏明快而流暢。
  • 其四,承三,我必須設法滿足玩家的好奇心,並合理地揭示調查能力的極限,以免他們卡在這裡太久。
  • 其五,承三,我必須把情報切得夠碎,而不是一口氣全部揭露給他們,來讓節奏變得明快,並讓調查顯得有趣。

最後,注意我打上粗體的字,而楷體的部分,是 KP 心中的考量。除了幾個覺察檢定外,範例中的擲骰都是 KP 要求的。

與鑑識人員的互動

PL:我打算查看床。

KP:你靠近那張空床,看到床上有一些黑色的污漬,床單有些凌亂。

PL:我想要更仔細檢查這些污漬和痕跡。識破一般成功。

KP:作為專業人員,你大概不會想要破壞現場。你小心地勘查案發現場留下的痕跡,想弄清楚發生什麼事。你發現那些污漬是乾掉的血塊,床單雖然凌亂,但是並不像死前掙扎留下來的。

PL:血塊?我有辦法知道多久的血塊嗎?有辦法知道更多嗎?

KP:這種程度的追問需要擲骰嗎?不需要。這應該是他本來就會察覺的事。嗯,已經乾掉很久了,目前也不明白血跡是誰的,也有可能是「死者」月前留下的。但你知道,之後研究可以得到更精確的情報。(這句話,就是在揭示「界線」,以免玩家糾結在此。

PL:可能嗎?他住院很久了嗎?

KP:查看一下病歷表?(這是個當然的選項,不要讓玩家還要去猜他應該幹嘛。

PL:當然。我是法醫,應該也可以得到更多資訊。

KP:他住了大概兩個月的院。因為吸入性肺炎,導致需要長時間觀察。狀況在這個月惡化,這看起來就是他的死因。

PL:但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死了。

KP:你確實不知道,你也聽過有死人突然恢復意識的。(對著角色說話。

PL:那,就目前的情報來說,我想透過鑑識學來還原這裡發生了什麼。困難成功。

KP:透過你長年的經驗,你初步這樣認為:如果湯普森確實死了,某人在他死後搬動了他的屍體。而那些乾掉的血塊,你有理由認為那很奇怪。

PL:確實很奇怪,那我帶走一些血塊。

KP:專業人員會怎麼處理?好,你拿出了採檢用的瓶子和鑷子,小心地夾起一些血塊放到瓶子裡。這樣的量應該夠了,你覺得。(這裡的「你覺得」並不是陷阱,這一樣是一個請玩家「不要擔心」的暗號。

與警探的互動

PL:我打算問迪金森,關於案件的細節。

KP:當然好,讓我們試著扮演看看。

PL:「狄金森先生,你們是什麼時候注意到他不見的。」

KP:「嗯...大概是六點多,傑克森牧師來這裡的時候注意到的。」

PL:「傑克森牧師?」

KP:「對,他經常前來探望這位先生。這位先生沒有其他家人,牧師是他的聯絡人。」

PL:「原來如此,」我揉揉鬍子,「這位牧師是怎樣的人?」

KP:聽到這樣的問題,你該想到,玩家可能正在懷疑這位牧師,試著推進看看。「他看起來人滿和善的,他同時也是這個醫院的牧師,這裡有許多病人都得到過他的關照。嗯...」(有限地給予情報,製造一些懸疑)。

PL:剛剛那個「嗯...」是他發出來的嗎?我要擲一個心理學。

KP:你覺得院長在遲疑要不要繼續說下去,他像是不確定這件事情和案件有沒有關係。注意,你只是為了製造懸疑,不是為了誤導,不需要讓玩家懷疑院長。

PL:「怎麼了?」拍拍他的肩膀,「不管再細節的事都沒關係。」魅力檢定一般成功。

KP:「好吧...但,這只是我的偏見,我可不希望因為我說了什麼而冤枉了好人,」他鼻子深深地噴出了氣,「傑克森牧師看起來不像是...虔誠的基督徒。」這是 NPC 的證言,然而,這是一個帶有 NPC 偏見的錯誤情報:後面的情報才是重點。

PL:「怎麼說?」

KP:「他在聖像的背後...有一個怪異的印記。我說不上來...那給我一種神秘學或者是什麼東方巫術的感覺。」那是一顆古神之印,然而迪金森不會知道這件事。這是一個誤導,同時也是提示

PL:「你可以畫畫看嗎?」幸運檢定成功。

KP:院長畫了下來。你們在場外可能知道那是什麼,所以我不打算畫給你們看(避免過度揭露)。總之,你們的角色感覺那東西有點怪異,而一個基督徒在聖像背後刻上這種印記簡直匪夷所思。

PL:「最後一個問題,」我闔上筆記本,「誰是最後看到湯普森先生的人?」

KP:「噢,對。應該是照顧他的護士。需要請她過來嗎?」這個情報是為了推進。玩家有意識地拋出了這個目的,這很好。

PL:我抬一抬手,「麻煩你了。」

希望這些例子能更有助於你理解我的文章。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請不吝用實際行動支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