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nchild 的主持下,我曾與泛科學的廖英凱,於 Bookshow 說書會合講一次「科哲露西」,這是 phi10sophy @g0v 的第一場活動。

當天的錄影:

當天我所使用的簡報:

為了給活動一個引言,我想從 Ian 和 sharon 的一個衝突談起:露西究竟有沒有問出「存有」的問題?

在形上學的討論中,有一種尋常的誤解,那就是:當一個事物的存在缺乏根據,那聲稱它「不存在」更加明智。

這事實上是一個反科學精神的誤解,因為,對於科學來說,它會將「存在」與「不存在」,一視同仁地看成同樣需要確證的認知概念。

本文為〈消除現代人煩惱的哲學圖鑑〉推荐序

在渴望思考的時候,你會問自己什麼樣的問題,來讓你的思路展開?你又是如何對自己的提問展開思考,直到有了一個暫時滿足的答案?還是,我們打從開始就放棄了找尋答案的過程,寧願回到安定、缺乏疑惑的舒適生活裡?

【本文刊載於台灣立報

當十二年國教課綱草案發布以後,引起了數學學術界、教育界的強烈反彈

在我看來最有力的批評,是由「中華民國數學會」所共同提出的,其中包含丘成桐、林長壽、于靖等在內的知名數學家,我稱之為「數學的工具學科論」:他們認為十二年國教弄錯了數學教育的目的,只把數學當成是一種知識性的學科,而沒有把它當成是一種「工具學科」。

先不論數學教育的目的是什麼,我們可以看到「只把數學當成是一種知識性的學科」的批評,初步來看,確實是能夠成立的,事實在於:語文教育(不管是英文還是國文)的必修學分數遠比數學要多;因為到了12年級,當數學已經成為「選修課」時,國文(含中國文化基本教材)、英文都依然有必修課。

而除了數學之外,同樣被十二年國教編排為具有這樣的「彈性」的,只有自然科學與社會。

Photo Credit: Jose Antonio Navas CC BY SA 2.0

本文於 2013 年 10 月 3 日發佈於關鍵評論網。

1

最近有個叫作「台灣守護家庭官方網站」的反多元成家法案的網站成立了。在很短的時間裡,有4萬FB使用者對此網站表達了贊同,並且有8萬人參與了「反多元成家法案」的連署。

多元成家法案」是由台灣伴侶聯盟與幾位立法委員所力推的法案,目的在於排除「成立家庭」的單一形式,包括開放同性婚姻、自由認養制度等等。

台灣守護家庭官方網站,所宣達的是這種思想:「成立家庭」的單一形式,攜帶了家庭的本質的社會價值。

要注意的是,「台灣守護家庭」並非是一個單純的傳統基督教神學思想體系所營運的。就表面上看來,他們機警地採取了無神論者也可接受的論調,採取了「單一形式家庭乃是社會穩固秩序的基石」的政治學命題。

可以說是,這是一種東方版本的家庭神聖主義,它捨棄了從個別宗教基本教義出發的路徑,而是以在台灣更具有感染力的政治社會學觀點進行論述。

令人不安的是,他們在這種「公益」的包裝底下,所提出的卻是危險的、錯亂的、缺乏根據的政治學主張。

本篇文章要揭露的,就是「台灣守護家庭官方網站」究竟如何將「歧視」包裝在「公益」底下。

2 反同性婚姻的主要論點之檢視

在進入正題以前,讓我們先熱身一下。請各位大概閱讀一下,理解一下「台灣守護家庭官方網站」的性質和內容。

如果你懶得看,請看他們在批判「同性婚姻」時列出的4個理由,以及在每一個理由下方加上的所謂「論證」。

  1. 同性結合不具有自然生育的可能性,在本質上與異性婚姻不同
  2. 同性婚姻不利於台灣的家庭延續與人口發展
  3. 同性婚姻不符合未成年子女的最佳利益
  4. 同性婚姻不是普世承認的基本人權

— 台灣守護家庭官方網站,〈維護家庭價值,反對同性婚姻

問題在哪?

3 兩個優先考量的論點

首先,認為異性戀的婚姻必定會比同性婚姻「更具有公益性」,所以才具有結婚的資格 ,在我看來完全是政治謊言。

因為,毋庸置疑的,至少存在著一些異性婚姻,依此根本是「不該結的」。所以只要這個原則描述的,確實是婚姻的必要理由,那就必須進而要求:婚姻不應該是如此自由的,而是應該進行「事先審核」、「事中考核」與「觀察期」,所有「不認同傳統家庭倫理觀的」、「沒有道德的」、「生不出小孩」、「不想生小孩」、「經濟環境不夠養小孩」的人締結的婚姻,都不應該締結。

因為要是婚姻確實是以社會功能來作為取得保障的資格,那麼就應該根據它的「本質」來立案,而不是保留那麼多模糊空間,讓只享有好處而沒發揮功能的異性婚者站著矛坑不拉屎。

或許會有人反駁說,不是,這裡婚姻的「公益性」只是一個總體指標,並不是一個嚴格的對個體的要求。是說,異性婚姻比同性婚姻「更具有公益性」的機會較大而已

這個反駁只能說更加糟糕,這是典型法西斯主義者慣用的藉口。今天,只要「婚姻」還是一種人人都可追求的根本權利的一天、只要「家」還是人們生命中的必需品與必要權利的一天,這就像是在說「由於遊民的存在總體而言為社會帶來更大的危害,我們應該禁止人民使用街道作為睡覺的地方。」

為什麼我說這種論點是法西斯的?因為你居然同意可以單單以社會的指標性利益來對特定族群的根本權利加以限制--是的,這條法律毋庸置疑是針對特定族群的,即使他在字面上看來是平等的,好像他規範的是「所有人都必須遵守異性通婚的要求」。不,現實而言,對異性戀者來說,這毫無「限制」的意義,這就像在法律裡規定「禁止在路上撿狗屎來吃」一樣。

即使要接受這種法西斯主義的論點,拿生育率和少子化來說嘴,也是很不可靠的而偏狹的。

對於台灣的少子化問題,存在許多的說法。其中,將其歸咎到「經濟問題」是相當有說服力的--如果沒有能力照顧小孩,誰想要生小孩呢?

如果要因應少子化問題,我們有非常多的選擇,其中最有效的,無非是改善經濟環境、加強教育、發展技術、強化醫療等。「限制同性通婚」其實是維持現狀,也就是說「限制同性通婚」不是解決問題的考量。因此應該將「開放同性婚姻」看成一種擔憂,等於是在說:「假如開放同性婚姻,社會的生育率將可能下降」。

我很難相信這點,請拿出社會科學(社會學或經濟學)的數據和證據來。

甚至,就我手邊的資料而言,指出的剛好是完全相反的事:瑞典在1995年通過同性民事結合合法化、在2000年通過同性婚姻,但斯德哥爾摩大學在2011年的一份研究報告指出,在1999年以後,在生育率和結婚率都一直處在上升的趨勢中,而在那之前的十年內,生育率和結婚率卻都是在下降的。

4 「權利」是更好的論點

有一種更好的論點是: 純粹異性婚姻的「公益性」在於,它提供了最佳的權利總和。

也就是說,「同性婚姻」之所以不應該開放,是因為在舊有的的權利分配下,所有人能獲得整體的最大幸福或效益、並且有更少人因此受到權利侵犯。

這表面上看來是有道理的,這就像是我們為「財產權」所做的各種限制與規劃一樣,如「公司法」、「智財法」、「證券法」等等的法源一樣。也就是,異性作為婚姻權的規範,就如同「不可內線交易」作為投資的規範一樣。

如果是這樣,我們就要具體地問:究竟為什麼「只能選擇『異性婚姻』的社會」會比「也可以選擇『同性婚姻』的社會」更合理又更好?為什麼「只有異性婚姻的社會」是比「兩種婚姻並存的社會」更好的權利規劃?

其中牽涉到的核心理由只有一個:接受了同性婚姻以後,社會制度(包含倫理與權利)的變遷,將使得某些人的權利遭到破壞。

由於「一個成年人選擇他的性傾向」已經被看做是一種自由(如果你說「這還不是自由」,那請告訴我什麼叫作「尊重同性戀」),那問題自然發生在孩童的權利問題上。

我首先要用一種接近忿怒的口吻說的是:我完全無法同意這個網站主張的「容許同性結合者收養子女,在本質上已經剝奪了兒童與生俱來受到一男一女之不同性別父母或養父母教養的基本人權」。

這句話我可以說一百次:「與生俱來受到一男一女之不同性別父母或養父母教養」不是「基本人權」。

非常諷刺的是,當他們主張「同性婚姻並非如同性戀運動者所宣稱是普世人權價值」時,列舉了一堆理由去反駁同性婚姻作為普世人權,在最重要的「基本人權」問題上,卻用胡扯的。如果這叫作「基本人權」,那些開放同性通婚的國家豈不是「違反人權」最嚴重的國家了?

事實上根本不是這樣子。

要反駁我的話,請在你們最愛的《憲法》和《公約》上找證據,還有你最好先知道「基本人權」是什麼意思-我賭你不會找到的,因為那叫作「歧視」。

我之所以覺得忿怒,是覺得-我想想看怎麼說-你他媽的在貶低我們的智商嗎?

5 在孩童權利的考量上

確實,問題要回到「孩童的基本權利」來,但不是上述那種荒謬的東西。

主張「唯有自然的才是合理的」、「唯有異性戀父母能帶給孩童最好的東西」的想法,當然無可厚非,因為有些人會想像、或是希望自己活在理想社會裡。

他們的理想社會中,父母都可以善盡教養責任、爸爸都不會是娘娘腔、媽媽都不會是男人婆、小孩都有父母照顧、不但不會有未婚生子問題、也不會有差勁的異性戀父母的存在。

但現實並不是這樣。這種理想的社會,怎麼看都只是盲目的妄想,事實是:有許多父母無法善盡教養責任、小孩經常拒絕學習父母、甚至有的很少看到父母、爸爸也不見得有男子氣慨、媽媽也不一定有女人味、媽媽可能會掐爸爸、爸爸可能會打媽媽。

就現實來說,我們也會注意到,社會實際上存在許多未婚生育的問題--光這7個月之內,就有4600起未婚生育、以及7名孤兒、官方統計人工流產一年平均約20萬起-要解決這些問題,除了加強性教育外,最有效率的方案,無非就是加強領養效率。

新的由「多元成家方案」所帶出的新的社會權利結構,必須將這些問題都納入思考。

以下這個命題是毋庸置疑的,無論你多麼不喜歡同性戀,你都要承認:在有親人(無論是怎樣的親人)呵護下成長的孩童,會比沒有親人照顧的孩童,更容易獲得幸福、更容易安穩長大成人、更容易學會「愛」。

「多元成家法案」對婚姻開啟更多的選項時,結果必然是「產生更多的家庭」。這個法案除了開放了「同性通婚」,同時也減少了領養的(在我看來是不必要的)「條件」;又因為,同性婚姻必然無法進行自然生育,要有小孩的話,領養是必然的途徑。

在孩童的角度來看,「同性雙親」將只是新增的選項,只要認領的篩選機制是優良的,在雙親資格的自由競爭下,這永遠只是對孩童帶來更好的後果。你所要求的,只有更好的「認養」的配套措施--但是,無論是不是有同性婚姻,這要求都是必要的。

更別說早有研究指出,有同性雙親的孩子,「更加快樂與健康」:

和那些反對同性雙親者所主張的相反,我們發現,雙親是同性的十七歲孩子,比起年齡相同的傳統家庭中找來的樣本,在適性測驗和競爭領域上獲得的分數更高,並且行為問題也更少。

另外一份報導中也指出,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研究人員,以82個家庭(60組異性戀、15組男同志、7女同志)進行的研究顯示:同性雙親領養的孩子,智商比對照組高出10點左右。

如果你真的在乎孩童權益的話,你才真的應該支持多元成家法案。

6 新倫理的問題?

還有另外一種說法,表明:同性戀將造成社會觀念的改變,社會承認了同性戀,將使得社會倫常崩潰

不要懷疑,這種說法,就是對同性戀歧視最赤裸裸的原型之一。

如果你不歧視同性戀,同性戀變多了又如何?你會覺得社會上帥哥美女變多是一件可怕的事嗎?確實,同性戀者的成因有可能包含他人影響或社會教養,但究竟我們為何要害怕這樣的未來?

對這種未來的懼怕,可能是來自對男女性別的定見。不過抱有這種定見,如果沒有宗教上的特殊理由,我不認為這是可以原諒的。

因為隨著我們累積了更多的生物學知識後,男與女的區別早已被證明只是「一條染色體的差別」。甚至也有科學家開始質疑,用「男人/女人」為人的性別加以定位,並不是那樣「自然」的。有些案例甚至已經質疑了兩性「二分」在客觀上的合理性。包括發現了xxy、xxxy等性染色體的存在,讓男與女在概念上的分界變得並不明顯。

對於性傾向來說,也早有專家延續著《金賽量表》的傳統,主張:同性戀根本不是一種狀態,而是所有人的性傾向都處在同性戀到異性戀為兩端的光譜之中。

更別說是在性別上各種各樣的自我認同了。當醫學不斷發展,「改變性別」早已成了一件可行的事,不只是心理上可行,在物理上也是如此。有一些國家甚至也已經將陰陽人與主觀性別認同納入性別選擇的考量之中。

在無視於這些已知研究與體制的情況下,隨口喊出的「倫常崩潰」到底是一種什麼概念?

我想,大概是把「同性戀」和一種「不正常的性傾向」畫上等號,而對於社會將「不正常」承認為「正常」,感到「很崩潰」而已--也就是「倫常崩潰」其實是「倫常改變了,我很崩潰」的意思。

7 「正常」所帶來的歧視

對同性戀歧視問題,其實遠比你想像中嚴重。因為「同性戀」即使被社會認為是「不正常的」,同性戀狀態卻是不可強行脫離的。

早已有許多新聞啟示我們,「要求人脫離同性戀狀態」是一個危險的訴求,可能使人因此陷入憂鬱、自我譴責、輕生等不穩定的精神狀態。

— 擷取自《為巴比祈禱(Prayers For Bobby)》(真人真事改編)

但即使沒有這些案例,我也完全相信「性傾向不是一個可以隨意改變的人類性質」。在這裡只要用上一點同理心就不難理解:就像異性戀者會自主地被異性吸引一樣,同性戀者也會自主地被同性吸引。對於同性戀與異性戀者而言,在這裡是一致的。你有辦法逼迫自己接受而成為一名同性戀者嗎?如果不行,你要如何主張可以逼迫一名同性戀者成為異性戀者?

既然同性戀是一種「不可限制、不可強求」的性傾向的狀態,承認這個狀態的正常性,並給予這些人「可追求的想要的未來」-婚姻和家庭-這種新的倫理觀到底有什麼問題?

要知道,事實上,當一種新的家庭倫理出現以後,社會並不會因此而有什麼天翻地覆的改變。就像是異性家庭總有自己的課題一樣,同性家庭也會有自己的課題要面對。那些聲聲喊著「如果開放了天就要塌下來」的人,究竟是在擔心什麼呢?現在有許多人正困在這個牢籠之中,他們才是真正「現實中活生生被壓迫的人」,請注視他們。

如果「倫常」的本質居然不包含「讓社會中更多人更安於其所、更安穩幸福」的理想,只是為了鞏固某些人內心的「頑固」和「無法接受」,這樣的倫常,還有作為人倫道德的意義和價值嗎?

如果新的倫理觀,能使得新生兒獲得更好的照顧,可以讓原先痛苦的人分享我們幸福的光輝,那又有怎樣的理由讓我們抗拒迎接「新的倫理觀」?

所以我根本看不出「社會接納同性戀」對於倫常會有怎樣的「崩潰」,我看到的只有新的、令人雀躍的倫常,以及這些恐同症者(homophobia)對於同性戀者明目張膽的歧視。

你守護的不是家庭,而只是「家庭」這樣一個理念而已。為了保護這樣的理念,你寧願選擇讓他人過得不幸與痛苦-這種「倫常」一點價值也沒有。

8 總結:「尊重同志,反對同婚」的根本歧視

最後我要指出,「尊重同志,反對同婚」的口號是一個空洞的說法。總體而言,這個網站所使用的主要政治論證,採取的是這樣的路線:

一、婚姻的權益是由法律與制度所保障的。

二、要受婚姻的法律與制度保障,必須先滿足一些特定社會功能作為條件,包括帶來公益性。

三、異性婚姻可以滿足上述條件,同性婚姻則不行。

我已經說過,人的性向不是可以自由選擇的,這裡的條件完全是不公平的、是對少數的迫害。

在「要受法律與制度保障的條件,必須先滿足一些特定社會功能」中,這些人所主張的「社會功能」,是同性戀先天地「不可能達成的」;再加上,同性戀狀態作為性傾向,也是不可脫離的,這論證從前提上就保證要排除約10%的人的權益。甚至,就如我早先提出的,異性婚姻能更好地滿足這些「社會功能」,更是根本可疑的。

最明顯的結果就是,如果你是一個異性戀,即使你沒有帶來什麼公益性,你還是可以選擇擁有婚姻。但今天,只要你衰潲是一個「不正常」的同性戀,無論透過怎樣的努力想要滿足「公益性」,你還是沒有資格擁有婚姻。

這種思想,從根本上完全缺乏對人性真正的愛,固守心中的不現實存在的自私理想,為了不充份的理由與證據,假借了「公益」為名,讓這些人必須繼續痛苦下去,陷入無法逃離的對自己的「不正常」反省(這根本是不必要的),並讓他們在愛情上,永遠不可能獲得最終滿足與社會祝福。

這個網站甚至非常露骨、噁心地擺出這樣的論調:「那本來該是屬於我們的,所以我們要壟斷它。」

但「婚姻」這樣的社會概念,其實根本是可以共享的。有這種盲目自私的人,沒有任何談「愛」與「正義」的資格。愛是神性的,而真正的神性現實地必須在人性之中加以發掘,這是為什麼教宗說「我們要尋找新的平衡,否則教會的道德高塔將如紙牌屋般倒下」的主要原因。

我可以接受宗教觀點底下的執著與頑固,那是信仰、是宗教自由。但是,我完全無法接受此網站傳達的思想。對此,我不會有任何尊重,那包含的是錯誤的思想與潛藏的惡意。

還有,「尊重同性戀,反對同性婚姻」是非常矯情而且自溺的說法,還沒有意識到這點的人,可以繼續嘗試看看;不然就勇敢一點,和柯志明教授一樣,表明「我反同性戀」就好了。

因為不是在表面上顯得客氣就叫作「尊重」,也不是表示「尊重你的選擇」就叫作「尊重」,要尊重一個人以前,你必須同理那個人、理解那個人的立場、地位與處境。而不是假裝好像很友善,卻在心裡把這些人當成必須被權利所排除的、被劃歸為「不正常」的對象--這無法抵消任何歧視,只表現得更加陰險而已。

1

就政治上來說,如我們現在看到的,等待一個英明的政治人物來救贖人民的神話,是不可迷戀的。

在工作場合中,等待一個英明的雇主來為自己加薪、提出公平的政策、好的工作環境與福利措施的童話,也是不可迷戀的。

那我們還能夠做些什麼?

我首先注意到的是,人們其實往往能將廟會、宗教、烤肉活動、家庭經濟弄得相當好,如果將這種努力和能力發揮在工會組織上為自己爭取權益,那又會是如何呢?

因此我發現,人民經常輕忽自己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