燒紙錢與中二病

April 27, 2016

圖片

本文首次發布於 UDN 鳴人堂沃草烙哲學專欄。

最近泛科學小編在粉絲頁上評論「燒紙錢」習俗,除了環保上的顧慮,他也指出「沒有證據指出燒紙錢能增加老祖宗的收入」。小編的意見引起許多人批評,認為他不尊重傳統,但其實我曾經寫過更極端的想法,認為不僅「有證據能說明燒紙錢不能增加祖先的收入」,甚至「有證據說明燒紙錢對整個陰間金融體系有害」,因此我認為:

『最好的也是唯一的作法,就是立法對此加以禁止。唯有這樣,才能完全消除道德風險,並使得人間不再繼續危害冥界的經濟體系的平衡。』

上述說法當然只是個誇張的反諷,因為即使文章裡的推論都有道理,我們也不該支持政府為了可能不存在的冥界金融體系,去立法限制人民燒紙錢的自由。不過,我另外還收到一些反對意見,著重於指責我不尊重他人的習俗,或強調習俗不一定要那麼「有道理」。

看來,對那些真心將燒紙錢看作重要儀式的人,我的觀點相當尖銳。

在這篇文章中,我將論述我真正的核心觀點:習俗儀式的存在,必須以一定的合理性為自己進行辯護、修正與保存。光作為「習俗」,並不能豁免於合理性的問題。

民俗信仰的中二病特色

在《中二病也想談戀愛》這部動漫作品裡,女主角小鳥遊六花是一名中二病少女。小鳥遊六花將自己設定為「邪王真眼的擁有者」,並將這樣的設定,放入她的生活以及對自己的認同裡:她戴上眼罩,隨事件念著自己設計的台詞並扮演自創的動作。

中二病,整體來說類似「活在自己(帥氣的)世界中」的態度,將幻想的世界觀,實踐於生活之中。這部動漫試圖展現:事實上,中二病並不是真正的病,中二病「患者」其實知道自己選擇的生活方式是什麼,也知道世界「真實上」是什麼。

在這部作品中,有一段劇情將這部作品的深度後推了不只一點點:小鳥遊因為一些理由回到了老家,壓抑了中二病,表現成「正常」的樣子。在這過程中,她有一次去幫父親「掃墓」。按照老家的習俗,生者會將淨水灑在往生者的墓碑上。她母親在這時對她說了這樣一句話:「突然從頭上倒下去的話,爸爸會覺得冷的哦。」

中二病

這段台詞,在我看來,指出了民間信仰具有的「中二病特色」。如同中二病少女希望能活在帥氣的世界一樣,所謂「正常人」似乎也需要一套關於生活世界的「幻想設定」,包括使得生者的生活與逝者的生活可以有所聯繫。

因此,生者設定的「逝者的生活」,往往是生者生活的重製,加上適度的神祕元素,在生者與死者世界間建立自然科學無法解釋的關係,也因此有著無法完全攤開的面貌及刻意營造的不現實性。

民間信仰一方面知道這些不現實性,一方面對此抱持不可違抗的信念。人們如此選擇了自己需要的生死世界觀,對此世界抱持特定情感。

我們沒有任何理由去反對這樣信仰。指出它的中二病特色,也並不是在嘲笑它或輕蔑它(就如同我們並不見得把有中二病的動漫角色當成嘲笑的對象),只是在指出:正是因為這樣的特色,民俗信仰的世界觀會隨著時代而演進,隨著人們的需求而破壞與建立。

我們有很多理由去尊重民間信仰,但當以它而來的習俗,妨礙到了它自身提倡的信仰,或影響到了真實世界中他人的處境與共同生活場域時,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習俗:信仰的藝術

美好的、莊嚴的習俗,能讓我們感動地懷念逝者、崇拜神明、尊重人以外的世界。社會透過各習俗單位,如廟宇、如道士、如殯葬業者、如爸媽,將習俗環節串接起來,並一個個接上了民俗信仰式的設定。

創造習俗的人,從生死觀、宗教觀、原始情感作為素材,以藝術家的才能賦予了習俗的藝術性,使得感受者能進一步在語言、符號與身體的引導下,進入關於神秘生死世界的信仰觀念。

我們的信仰與習俗本性,是如此社會建構的,但並非是無意義的、不該尊重的。這裡頭包含了人們豐富且樸實的情感,包含了世界的終極意義,包含了世界之於人們的神秘感,給予人們崇敬、謙遜與安寧。然而,這並不代表民俗信仰的一切藝術形式,儀式還是塑像,都不可以被挑剔。

特別是這些習俗正在不合理地擴充它的內容的時候,又特別是這些習俗正在與一些真實世界的價值起衝突的時候。

例如,以無視生態科學的方式動物放生,其實與「不殺生」的精神衝突了;用不人道的方式餵養豬公,與「盡可能不傷害動物」的理念衝突了;在夜晚放鞭炮擾人生活,與「尊重他人的睡眠與健康」的真實世界的人際法則衝突了。

這種種挑戰者來自真實世界,比起民間習俗的信念來說,它更加符合人們活在真實世界上所抱持的理念與共識。因此當挑戰者嚴厲而有道理地揭露了習俗的問題時,信仰有理由去反省或辯護來自於歷史的習俗,是否有修正的必要。

這是一種人文主義的態度:我們重視我們自己的信仰,但我們更重視與他人、與世界的共存共生關係。

習俗的修正與保存

我之所以認為燒紙錢糟糕,主要根據兩個理由,第一個是人們經常詬病的環保問題,第二個則是:它其實是不必要的,而它衍生的信仰正在掩蓋它的這種不必要。事實上,我們並不需要燒紙錢的習俗,也不需要它所衍生的有問題的逝者世界觀念。

我們無法放棄燒紙錢,因為我們相信「燒紙錢可以為老祖宗增添收入」。然而這個說法背後預設了幾個「世界設定」:

  1. 火是必要的媒介。
  2. 死者需要錢。

對此,我們可以分別給予挑戰:

  1. 火是神祕的,古人看到東西消失在火之中,認為火可以將東西帶去另外的世界,這真是合理不過的事。但我們現在知道,之所以東西消失了,只是他們氧化而成為溫室氣體。那麼新的信仰,就需要去進一步構思,那麼火究竟是如何作為媒介的。科學在這裡是第一個挑戰者。

  2. 民俗信仰如果簡單宣稱「死者需要錢」,我所質疑的就是,「需要錢」真的是一個簡單的宣稱嗎?「需要錢」的背後,你需要的是一整個貨幣經濟體系。如果民俗信仰退讓,認為重點並非是在需要錢,而是需要某種在燒紙錢時會懷抱的「心意」。那我的質疑會是,你既然也承認燒紙錢不必要,那何不想點別的?

不過事實上,我們只要認真關注這個習俗背後的基本信念,就知道不燒紙錢根本就沒什麼--我們實際需要的是對往生者的追憶,而不是塞錢給往生者。我們可以想像兩種尊敬先祖與神佛的信仰,但其中一種是不燒紙錢的,這完全無損於我們的信仰與我們對世界的情感。

批判燒紙錢這件事會造成「冥界經濟通貨膨脹問題」,要揭露與追問的無非是:「冥界的貨幣體系?我們真的需要這個嗎?」


  • 作者為偉恩與咖啡哲學部落客,清大哲學所碩士生。
  • 本文寫作期間感謝沃草烙哲學社群的建議和協助。
  • 公民學院交誼廳:http://community.citizenedu.tw/
  • 沃草公民學院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citizenedu

談談 Sarahah 的資安與社會問題

這篇文章想要談談最近很紅的 APP ,Sarahah ,的資安與社會問題。 Continue reading

類比論證

Published on August 30,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