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學校開學,新生入校。一些學校為了給新生某種融入感,紛紛舉行拜師之禮。在各禮之中,除了跪拜、cosply 成古人以外,也往往也都奉上肉乾,美好地展現了「尊師重道」的理念在實踐上的傳承、傳統與封建。

許多受過中國文化基本教材荼毒過的人都知道,奉上肉乾是來自《論語》〈述而第七〉:

子曰:「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嘗無誨焉。」

許多人將此解釋為「只要自己帶上肉乾,我沒有不教導的」,甚至,將「束脩」當成是「學費」的代稱。在這篇文章中,我只想談一個我實在有些在意的問題:你真的相信「束脩」是肉乾嗎?

1

主張「束脩不是肉乾」的批判,我最早是在台大哲學傅佩榮教授的《論語新解》那裡讀到的,附上的參考資料是來自日本學者的考察:

「行束脩以上」指的其實就是入學之禮,「束脩」,原作「束修」,指的是男子「束髮修飾」,作為十五歲就學之禮。

他給的證據有兩個

一、《十三經》中,除這句話以外,從來沒有「自行……以上」的語句,反而多見「自……以上」的語句。前者的用法因此無法證明是合法的句型(因為是孤例),因此將句型看成「自/行束脩/以上」而非「自行/束脩/以上」要更為合理。

二、將這詮釋為「自男子十五歲後,依禮束髮修飾前來學習,我沒有不教導的」,對於孔子思想而言要更加合理。這一點也是合乎文化脈絡的,如中國古人以「總角」指稱未束髮的十五歲前孩童,以「弱冠」指稱二十歲左右青年。

「束脩」作為動作的用法在後漢書中也有兩例,唐李賢就將「束脩」注為「束發修飾,謂年十五也」:

「且吾自束脩以來,為人臣不陷於不忠,為人子不陷於不孝。」(《後漢書 延篤傳》)

「自行束脩,訖無毀玷,篤信好學,守死善道,經為人師,行為儀表。」(《後漢書 伏湛傳》)

2

當然還是要提一下,依然有些主張「束脩」就是肉乾的來自權威的說法1。影響最深遠的,我想該是朱熹的《四書集注》。他在裡面主張:

「脩」就是肉乾,長長的十條綁起來,就稱作「一束」。

他給的理由像是這樣2:古人相見,本來就會帶禮物,這是人之常情。而肉乾是最薄的禮(呃老實說我真不知道一束肉乾在春秋時代到底貴不貴)。而學生既要求教,以肉乾或比他貴重的東西先行為禮是必須且合情合理的。

我們於是有兩種不同的「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嘗無誨焉」的見解:

(1) 只要自己依禮帶上肉乾來,我沒有不教導的。

(2) 只要男子依禮束髮修飾前來求學,我沒有不教導的。

兩說法並陳已久,而嚴格來說,我也沒有很好的證據說明為什麼(1)肯定是的,我只能說,我目前被(2)的證據說服了。

3

我聽過最荒謬的說法還是(3)的撒尿牛丸版:

(3) 只要男子依禮束髮修飾前來求學,並且依禮帶上肉乾來給我,我沒有不教導的。

也就是說,這種人主張「束脩」本來就有兩種意思,也就是有(1)的意思,也有(2)的意思。也就是,這裡其實應該理解為「雙關」的用法。

這讓我想起清大的徐光台教授曾在科學史講堂時說過的一個故事。

在清朝,西方傳進了彗星的理論,說「彗星會出現,是因為繞著軌道運行」;但是這和當年一些文士的想法不同,他們認為「彗星的出現,反應的是人事的不和與災難」。當時的文人起了一些爭執,於是有人這樣建議:

事實上,這兩個說法沒有矛盾嘛。所以說,既然我們吵不攏的話,那乾脆說:彗星會出現,是因為繞著軌道運行,並且也反應了人事的不和與災難,這樣不就好了?

這作法的確合諧了討論,又得到了結論,真是了不起。

notes

  1. 將束脩看成肉乾的說法其實行之有年,這一部份可以參考這篇2010 年的文章所進行的相對完善的文獻整理。 

  2. 脩,脯也。十脡為束。古者相見,必執贄以為禮,束脩其至薄者。蓋人之有生,同具此理,故聖人之於人,無不欲其入於善。但不知來學,則無往教之禮,故苟以禮來,則無不有以教之也。 

三、形式系統的建構:概述

本文為演繹邏輯系統之形式化第三章的課堂筆記。 Continue reading

二、命題邏輯的諸語義學後設理論

Published on October 02, 2017

一、形式語言與基本語義學

Published on October 01,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