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會與合法罷工

January 03, 2013

1

就政治上來說,如我們現在看到的,等待一個英明的政治人物來救贖人民的神話,是不可迷戀的。

在工作場合中,等待一個英明的雇主來為自己加薪、提出公平的政策、好的工作環境與福利措施的童話,也是不可迷戀的。

那我們還能夠做些什麼?

我首先注意到的是,人們其實往往能將廟會、宗教、烤肉活動、家庭經濟弄得相當好,如果將這種努力和能力發揮在工會組織上為自己爭取權益,那又會是如何呢?

因此我發現,人民經常輕忽自己的力量。

2

我經常聽見到勞工被老闆過份壓榨的事情,勞工的反應都是無力的。甚至有些勞工已經是月薪十八萬的主任,也決定自己只能接受公司政策的宰割。

確實,經濟不景氣是存在著的,但是無論如何,「共體時艱」從來不是勞工的責任。

當公司做了一個「不得不如此」的決策時,勞工的責任不在「接受」,而在「接受以後必須去遵守」。

在這裡,我們首先就要區分這些盲點,讓勞工明白自己的處境以及雇主一直以來使用的政治言語背後的問題。

3

勞工的責任是「確實履行工作契約」,雇主的責任則是「為此付出合理的報酬」。

什麼叫「合理的報酬」?就是透過雙方談判所能達到、調整的薪資、工作環境、保障、福利、升遷與獎懲機制。

「提供消費者良好的服務」也不是勞工的承諾,那是公司對消費者的承諾,同樣地,勞工的承諾是準時上班、認真工作--完成雇主所交代的「合理的工作」。

什麼叫「合理的工作」?就是協定出來的,薪資所應兌換的勞動力、工作內容。

「合理」便是從協定、批判與爭取而來。

而要得到能爭取的力量,組織一個工會就是必要的、勢在必行的。

4

勞工為自己爭取權益,在歐洲是經常聽聞的事。但在台灣談罷工、工會,卻很容易被人認為「太左派」。

之所以如此,原因無他,台灣這社會原先就「太右」了,右到明明是可以和人爭取的事卻要和老天求去,右到連勞工都想盡辦法幫雇主背書,右到所有人只求明哲保身對於結構只能鞠躬哈腰,右到如果你一旦對結構進行抵抗就有人指控你「理想主義」,不然便是「要造反」。

求發財不如搞工會

5

對於某些公司的高層來說,可能不會希望看到工會發展起來。

但是他們對此也只能暗暗接受。因為我國的「勞動三法(《工會法》、《勞資爭議處理法》與《勞動基準法》)」基本上賦予了工會下列幾項權利:

  • 公司不能干涉工會的組成,即使這將對公司的利益造成威脅;
  • 公司不能因為工會的行為(包括罷工),對工會成員進行懲處,包括調薪、解雇、降職;
  • 公司不能限制或威脅公司員工參與工會的權利;
  • 工會的合法行為,包括要求協商、合法罷工(合法罷工的門檻已經變得相當容易達成)。

6 被高估的道德風險

先前我們已經談到過,所謂「合理的報酬/工作」實際上的客觀標準是不存在的。

有人可能會說,這裡存在著一個道德風險──意即,雇主可能會被予取予求。

但我認為,這種疑慮是可以忽視的。因為,所謂「『合理』是來自於批判與協商的」,並不意味著「不存在要求的『合理』判準」。

這是一個接近自由主義或民主主義的想法:人數或人的理性基本上就共同為要求的「合理」進行了控管,這裡預先存在有幾個門檻:

  • 一、如果一個要求是不合理的,或是只有少數人認為是合理的,它便可能達不到合法罷工的基準--半數工會會員的支持。
  • 二、罷工是有風險的。確實勞工有權利進行罷工,但是,雇主也有權利不鳥你,也可以合法地不給你罷工期間的薪水,這必須自己爭取薪水。罷工無庸置疑是一種戰爭的形式。因此,當你提出的要求太誇張時,你有可能因為這個戰線拉得太長,而使自己蒙受過大的損失。
  • 三、(續二) 當要和公司協商時,必須要弄清楚為什麼原先感受到的東西是「不合理」的。這是談判的原則,如果沒有,你可能因此蒙受過大的損失,第二個是你可能無法說服他人。
  • 四、要構成合法罷工,必須符合一些法律要件。

7 國情與工會的必要性

比起西方國家來說,台灣,存在著一個更大的困難。

因為到這裡,我已揭露了工會的「權力本性」:他是為了和公司對抗的一個法人。

這個困難在於,我國人民習慣且願意「為和諧付出代價」。

我們的人民熱愛和諧,不一定是因為懶惰。而是因為在乎關係與緣分,這將成為工會發展的阻力。

我給兩點建議:

其一、我在這裡給人民一個提醒:「請確認這份和諧的內涵。」如果這份和諧,是由你的順從、犧牲換來的,根本的情感是你對人的關係的愛,或是你不好意思去談錢,因為「談錢傷感情」。那你將成為和諧底下的犧牲品。

其二、去強調工會的必要性。的確,工會是擺明要為勞工爭取權益,但是這並不意味著工會就是在損傷公司的利益。怎麼說?我給兩個理由:

  • 一、因為勞動力的最大值,必定是在工人心甘情願進行工作與創造的時候。爭取大多數勞工的合理報酬,其實能夠為公司帶來好處。這就是為何那些成功的大公司,不會吝嗇於給勞工更好的福利,又是為什麼GOOGLE願意花大錢蓋出漂亮、舒適的辦公室。你可以說:勞動力,也是一分錢一分貨,即使勞工素質並未改變。
  • 二、因為公司是有可能安於現狀而不思改進的,只有當勞工願意去爭取更多的權益,才會讓公司有了更強的緊張來進行發展。因為當勞工不再廉價,公司便失去了廉價勞工作為競爭力來源。一個有展望的公司,它將考慮撥用一些員工福利來鼓勵員工進修或是參與會議,也有了更多的動力進行研發與改進品牌。當然,他可能一走了之,但台灣勞工要讓人明瞭,為什麼我們的勞工更值得用,不是因為便宜,而是因為素質。我們已經不可能再次用「代工」創造台灣奇蹟了。

8 共犯結構與啟蒙

有人或許會說:沒有啊,和諧是因為我在乎個人的升遷,如果我參與了罷工,那麼我的升遷勢必會受到影響。因為我將給公司老闆帶來一個印象,認為我是一個不聽話的員工。

所以我說,這是一個啟蒙運動。夢墳,〈素描:南方島〉:

在這塘蔭影邊
他們乃是形止悠然的垂釣者
而你我,乃是這墨汁裡
飢渴互噬的魚
我們吃淨彼此的肉;
舔舐彼此的森白裸骨

其中僅有那麼一些
以討釣徒們歡心的姿態
教他們暫且放下互相揣量看顧的竿
輕輕地捧上來
褻玩在晶亮的缸裡

夜還很長,垂釣者們心安極了,
他們翹著優雅的指
在他們獨佔的月光下,無憂地
緩歌縱酒、慢舞調笑
他們不擔憂什麼
因為夜還很長,更因為
魚兒們瘋狂地爭搶著
他們灑下的甜甜餌食

實際上,如果一間公司的勞工,人人都毫無骨氣地眷戀由權力和利益所垂釣的和諧,那麼結局便是,所有勞工的權益都受到損害。

假如人人都明瞭這些和諧是不合理的構成,那麼結果便是:所有勞工的權益都能夠合理地提升。

因此這是一個囚犯困境,超越的契機來自於團結。

所以說:勞工們,須團結。

9

最後一個困難,就是我國貧乏的公民教育,並沒有提供公民一個能夠自主經營工會的能力。

成立工會、組織工會、經營工會、進行談判,對台灣人民來說,這需要的,是奢侈的批判能力和知識權力。

但是我想,有些事情我們就去嘗試看看、努力做看看,也不用擔心砸了,公民運動的基礎就是在錯誤中學習。如果你不下水,你擁有再多的關於游泳的知識都是枉然的。

有些事情,現在不做,等你快要退休時,你也不會來做了,而只是「怨嘆」自己為什麼付出了那麼多,得到的卻是那麼少。

我們只要確認下水游泳不會淹死就好了。在這裡唯一要確認的,就是什麼是合法罷工?什麼是一個合法的工會?

我們如今要做的,就是先來談談如何做好下水準備。

搞一個「夠力」的工會

10 工會的力量

大家千萬別輕忽了工會的力量。根據勞動三法的規定,工會可以做許多個人無法進行的事。

工會,基本上是作為一個勞方對資方最有力的談判管道,也是一個最有實質權力的團體。

如果今天你們成立了工會,有許多法條可以讓你有更多和資方談判的籌碼。

除了我剛剛提到,《工會法》35條規定了雇主不可因為工會合法行動與社團活動進行任何的制裁。

甚至工會的一些幹部(如理事長)的工作,還可以包含在公司的勞資契約之中,協議一定數量的公假。(《工會法》36條)

關於這部分的操作,請和一些法律機構聯繫,甚至有一些媒體也會樂意幫助你們。

可以參考的有:

成立工會的文件,則可以在下面網頁找到:

我在 g0v 發起的「如何做工會 1.0 BETA」專案中,也有許多專業人士提供了建議。

11 罷工基金

先前我提到過一個罷工的風險。

基本上,罷工是一種強制暫停行使勞資契約的行為,在某些情況下,雇主可以合理地不支付薪水。

雖然通常,在罷工的要求中,我們可以增加一項談判內容:要求雇主支付罷工期間的薪資或是部分薪資。

但是無論如何,由於談判的要求總是必須在談判達成後才會被強制實現,在罷工期間勞工是拿不到薪水的。

因此,工會應該依此情況需要,成立罷工基金或是工會基金。這類似一種保險制度,就像健保制度。

假如這個基金夠龐大,基本上就可以保證,即使是長期罷工,也能夠讓勞工不致於沒有生活費。可以參考中華電信工會。

12 關於「合法罷工」的提醒

必須要注意,罷工並非是隨意就能使用的手段,而是一個最後手段。

當一個爭議發生時,首先較低成本的做法,就是進行仲裁。

當仲裁破裂後,通過二分之一會員不記名投票通過,罷工才是合法的。

相關事項規定在《勞資爭議處理法》中。

別寵壞你的雇主

13 關於勞動力,雇主沒告訴你的事

我們來做一個簡單的數學題,譬如有這樣一間公司(這是一個實際存在的案例,但我並不想公佈公司名稱):它的一年總營收約是8千億元,共有約4,500名員工。

我們可以算出,平均單人生產力換算成錢,一年約為1.78億元,一天生產力約為48,000元。

我們假設它的員工薪水是單月80,000,換算成單日薪資大概是2,670元。

因此這就成了一個權力與籌碼:每一日的有效罷工,單一勞工所付出的平均成本是2,670元(這當然是非常粗略的估計,要看公司的結構和投入罷工的員工的職位與數量),但是這對公司來說,傷害卻是這個的18倍,還不包括他們無法償付其他公司的訂單所應負的賠償責任。

這個數學告訴我們,勞工當然害怕領不到薪水,但是大公司的老闆,卻更加害怕罷工。

14 爭取的時機

至少有下列時機,是應該透過工會來爭取的:

  • 一、薪資與工作內容是不成比例的;
  • 二、公司內部的公共性腐化問題(譬如資源分配不公、公器私用等)必須被解決;
  • 三、公司政策是不利勞工權益或是有違誠信的;
  • 四、公司的工作環境是糟糕的;
  • 五、公司的升遷制度是不合理的;
  • 六、公司的裁員方案是不合理的;
  • 七、公司的作為是違法的。

15

在台灣,勞工運動,是被汙名化與邊緣化的手段;罷工更是一個被消音的「不禮貌」的手段。

而這一切,都必須透過一再的努力與發展來撥雲見日,讓人們從對無序與對抗的恐怖中解脫出來,讓人們明瞭這個社會的總體利益是如何分配出來、創造出來的。

不必懷疑,我們百分之九十九點九都是弱者,沒有必要為了維繫一個對我們個人有害的結構,要求我們繼續犧牲、被利用下去。

當你感到自己被權力所逼使,你同時要明白什麼是你手邊可取得的武器,拿它起來護衛自己的生活與家庭。

如果對結構不滿:對薪資不滿、對原則不滿、對腐化不滿,與其求神拜佛,確實不如組織工會來改變現實。這是民主的價值,也是理性與人權的力量。

事在人為。

三、形式系統的建構:概述

本文為演繹邏輯系統之形式化第三章的課堂筆記。 Continue reading

二、命題邏輯的諸語義學後設理論

Published on October 02, 2017

一、形式語言與基本語義學

Published on October 01,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