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應該免費給你錢?談費希特的財產權概念

國家應該免費給你錢?談費希特的財產權概念

十二月 26, 2018

每到週日的晚上,你倒在電腦前、被窩裡、沙發上,等待週一。到了那時,你必須勞動,去做那些你並不那麼喜歡的事情。有什麼比這更苦悶的時刻嗎?

我們一週犧牲40小時的自由,只是為了生活。不只是為了存活,也為了享用我們值得的自由:旅遊與吃美食、來瓶好酒抽抽水菸、看《波希米亞狂想曲》、花點時間參與政治活動。

當我們勞動,我們得到金錢作為報酬,同時為社會生產出更多產品。在人們的勞動下,金錢可以換取的產品變得更豐富,我們的生活更便利與富足。

我們所在的社會,至少是一個這樣的經濟共同體。但還不只如此。

費希特:國家應介入貧窮

要獲得金錢、使用金錢、享受生活,理想上,要以國家保護的自由作為條件,包括:我知道的錢不會被搶、當我付錢時有辦法買到東西、我不會在去看電影的路上被殺掉。

為了這樣的目的,我們將一部分金錢交給政府,讓政府保障我們的金錢,更廣義地說,保障我們的自由。

但即使是這樣,我們也不見得就可以擁有自由。在我們之中,有些人並不是那麼幸運或是有能力,他們成為了遊民、乞丐。那些在貧窮線以下的人,就連存活都成了問題。

如果我們認為「國家應該幫助貧窮者」,我們就有了福利國家的理念。但為什麼國家可以這麼做?為什麼社會可以向富人強制徵收財產來援助窮人?

康德的後繼者之一,費希特(Johann Gottlieb Fichte),在18世紀末、19世紀初時給了這樣的一個論證:

  1. 財產權是包括共同體所有成員在內的契約;
  2. 財產權契約以「成員都能依財產權來存續與生活」作為主要條件,而非「成員能享用所有勞動所得」;
  3. 共同體必須透過強制力確保財產權的條件,來確保契約不被取消;
  4. 因此,國家有強制力及責任徵收富人的錢交給窮人。
  5. 然而,為什麼財產權需要以「成員都能依財產權來存續與生活」作為主要條件?

財產權的條件:我們能靠財產生活

首先,財產權要成立,並不是你覺得自己擁有財產就夠了,還需要整個共同體的配合和認可。光是宣稱「我口袋裡有200元」,不代表你真的擁有那些錢,還得確保:這個社會同意你可以隨意處置該財產,而且只有你可以決定怎麼處置它。

在費希特看來,財產權是一種全員的契約,並且是共同體中成員所必備擁有以用來永續生存的基本權利。國家有責任行使強制力確保這些權利。

有些人(其他契約論者)可能就說到這裡,然而費希特更進一步指出,事實上財產權契約還有一個條件:會同意這個契約,是因為我能擁有足夠的財產,足以支持我活下去。也就是說,要是我發現我沒有勞動力來讓我獲取足夠財產,我打從一開始就不會支持財產權契約,我可能會支持另一個契約:大家都用搶的吧。

因此,當我沒有足夠財產的時候,我的財產權契約就面臨取消的境況,那麼此時,費希特認為,國家就有責任以強制力介入,就像是國家有責任以強制力預防竊盜、強搶一樣。

如果費希特是對的,那麼,當國家是以重視財產權的方式建立起來,「能依財產權來存續與生活」就是基本人權。

預防貧窮:全民基本收入

當我們落入貧窮,其他成員會支援我們。但是我們並不想落入貧窮(因為我們也有責任透過勞動讓自己存活下去,並且幫助他人),那我們就必須勞動。

但在今天,工業發達的國家出現了被稱作「技術性失業」的現象:生產技術的發展造成對人力的大幅度節約,社會上的工作不足,使得找到工作變得越來越困難。

我們無法勞動。廣泛的無法勞動造成廣泛的貧窮。

更清楚地說,共同體的技術性失業,明確地讓能透過勞動來防止落入貧窮的機會消失了。這個結果不只是經濟上的困境,對於費西特這類契約論者來說,也是政治哲學上的困境:技術性失業讓社會上的一大群人的財產權契約面臨失效,對於這群人來說,放棄財產權契約,接納「大家來搶吧!」契約,成為越來越理性的選項。

當社會更加富裕、貧窮更加廣泛、生產效率大過社會的需求,一種新的經濟分配構想便被提出,即「全民基本收入(Unconditional Basic Income,UBI)」。並非對貧窮者發放基本生活開支,而是對所有成員發放一筆基本收入。

也就是說,UBI的目的並非是補貼窮人,而是因應這個結構性的改變,透過發放一筆讓人不會落入貧窮的收入,來讓人不會因此落入貧窮。身為近年熱門的題目,UBI的倡議者也致力於回答各種擔憂,例如不勞而獲的正當性,並強調UBI可望解決一般福利政策難以觸及的問題。

雖然費希特並未考慮過這種分配模式(畢竟他並未想見,機器取代人力的方式會如此發展),但其實,我們會發現這種方式要比強制徵收富人來援助窮人,更加保障他的財產權契約。福利國家是使窮人「恢復」財產權,但全民基本收入是使人根本不會落入貧窮。

當康德主張「富人並不『援助』窮人,而只是把本來就該是他們的東西還給他們。」UBI說得更進一步:別讓任何人變成窮人。


本文首次刊登於鳴人堂烙哲學專欄